您好、欢迎来到盈盈彩线路-盈盈彩网址!
当前位置:主页 > 北庄 >

说说马家军阀的老祖宗
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13:5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海角论坛青海青海聚焦[我要发帖]

  马占鳌(1830年—1886年),字魁峰,一字鼎臣,经名阿不都里·阿齐兹,俗称“莫泥沟阿訇”,今临夏县莫泥沟何家庄村人。客籍陕西大荔王阁村,清初其先人马希超至河州经商,迁居莫泥沟何家庄村栖身。马占鳌从小念经,青年时到西安猛进修巷清真寺进修进修,咸丰四年(1854年)在他二十四岁时穿衣(结业)。前往河州后,先后在莫泥沟清真寺和大河家清真寺任开学阿訇,是华寺门宦比力出名的阿訇。

  同治元年十一月,马悟真、闵殿臣等率领东乡群众起义,并持续攻下太子寺、狄道之高家、辛家集、孙家集、渭源县官堡等地。同治二年正月(1863年2月)河州马永琳、马永瑞率八坊回民起义,并围攻河州城。

  同治二年六月,临洮知州屠旭初、营都司陆陞和汉民绅士张葆龄等谋害筹谋,以“清内”为由,号令清军和民团于同治二年六月十九日夜,将狄道城内回民五百余户,四千余口人全数搏斗清洁,并将城内礼拜寺和回民衡宇全数焚烧殆尽。

  狄道城内“屠回”事务发生后,狄道四乡回民在穆夫提教主马云带领下被迫起义,并麇集狄道城外,进行抵挡。同时,河州回民起义兵首领马永瑞、马永琳率领人马前去狄道援助;东乡马悟真也派马大汉率人马前往援助;闵殿臣率人马在攻下太子寺和渭原关堡之后也去援助。各路义兵齐聚狄道城下,将狄道城围困起来。狄道城不断“被围一百五十余日,食尽援绝”[1]。

  同治二年八月二十七日(1863年10月9日)黎明,起义兵在马大汉的率领下,由南门起首登城攻入城内,被围五个多月的狄道城被打破。临洮知州屠旭初自刎死,营都司陆陞坐于火药箱之上自爆而死,学正王桂林自经于大成殿,团绅张葆龄被起义兵杀死。

  同治二年八月(1863年9——10月),就在河、狄起义兵围攻狄道城的同时,东乡北庄门宦的马悟真、南乡阿訇闵殿臣、河州马永琳、马永瑞、狄道马福堂、太子寺马万有等首领率起义兵包抄了河州城。他们先后于九月、十一月两次攻城,均遭失败,并且丧失了马大汉和三百多人。此次攻城失败后,他们认为需要有一位有能力的人作为带领,同一批示起义兵,如许才能取得斗争的成功。

  同治二年十一月,马悟真、马永琳、马永瑞、马福堂、马万有等经商议后,认为只要华寺门宦大阿訇马占鳌能胜任起义兵的首领,于是他们亲身登门请马占鳌阿訇出山承担重担。马占鳌在大师的邀请下,承诺了大师的请求。于是大师共推马占鳌为河州起义兵的主帅。同马占鳌一路加入起义的还有米阿訇、刘阿訇、尕乡约、临洮大师傅和撒拉刘阿訇等。

  马占鳌出山后,起首制定了计谋方针,他“召回族大小头子而告之曰:‘自吾军起事以来,宜与西宁马桂源联络,商定前提,由大通进兵出扁都口,取甘凉肃三处,作为按照地,则河西五郡在吾控制,牧马黄城滩,占领金城关,然后东向以取秦州,登高一呼,应者四起矣。计不出此,徙皇皇焉。取狄道既得之而不克不及守,此吐蕃所以失败也。今与诸君约首,联络汉人,使渠照旧耕种,汝等坐收渔利果,何乐而不为耶?次宜打通河湟道路。”[2][3]他对场面地步的见地和对此后的计谋,大师暗示附和。

  同治二年腊月(1864年元月)间,马占鳌统帅起义兵再次攻打河州城。攻城中马占鳌奋勇争先,曾爬上城墙,但被守城清军打退。在此次攻城战役中,马占鳌的弟弟马占魁攻上城头,因受伤被清军用火活活烧死,这更激起了马占鳌攻下河州的决心。此次攻城,虽然没有把河州攻下来,但从此河州城被起义兵包抄,城内清军只能“延颈往援”,不断到同治三年十月,被围一年多后被霸占。

  此后,马占鳌一面组织起义兵继续围城,一面调派人马四面出击,一方面冲击清军,另一方面声援陇东和宁夏起义兵。

  同治三年十月初三日(1864年11月1日),河州被围十一个月后,马占鳌批示起义兵一举霸占了河州城。城破当前,马占鳌命令没有杀清朝的文武官员,除“千总魏智勇、崔永禄等开城逃遁”外,其余文武官员均被马占鳌派人“护送出城”[4]。马占鳌为了使汉民在战乱中不被滥杀,号令凡愿投诚随为回民的挂出白旗,头戴白号冒,一律免杀。如许大大都汉民为了自保,头戴白号冒,随了回民,称为“随教”。

  还有记录说:冬十月“贼陷河州城,自赵必达[5]失利,河州援绝粮尽,人相食,至是城陷,众犹力战,死者逾万,仕宦将弁俱殉难,惟总兵丁希凤、知州喻祥、都司马映宗逸去。”[6]关于城破后“死者逾万”的事,吴万善先生研究说:“有的记录说马占鳌打破河州后,大举搏斗,死者一万余人。这无疑是过甚其辞。在河州一带,盲目仇杀的现象是具有的,起义首领往往难以束缚。但更多的汉民,在其时的环境下或出于获得庇护,‘随教’者良多。马占鳌采纳这种法子庇护了一些汉民,该当说是现实。”[7]

  河州克复后,因一些人不听政令,擅他杀害北塬汉民,因而他辞去大帅之职,前往大河家。后由马永瑞出头具名说和,仍担任起义兵大帅。

  省城兰州闻讯河州被克后,加强戒严,加修城垣。护督恩麟见不克不及“克复”河州,就改变策略,采纳所谓的“羁縻”政策,数次派人到河州同回民军议和。据记录:“同治四年一月(1865年2月)以马占鳌为首的河州回民向代办署理陕甘总督恩麟求抚,暗示‘不敢自居背叛’。陷于窘境的恩麟顺势采纳‘暂予樊笼,以纾军力’的羁縻法子。清军方面不少人否决河州抚局,提督雷振绾认为:‘甘肃之回,他处或可宽宥,至于西南河州、莲花城、张家川等处,其人习为剽掠,凶狠好斗。平凉、盐、固之陷皆出其谋。财宝后代掠归巢穴。既居万山之中,又处适中之地,疾在腹心。若不痛加剿洗,徒有羁縻,适以遂其奸谋,将终无结局耳。’”[8]可是,在其时的环境下,陕甘护督恩麟既无兵、无能力收复河州,又派不进官员进行办理,只好实行所谓的“羁縻”政策,以“抚局”看待。

  河州自从同治三年十月初三日(1864年11月1日)被起义兵攻占,清朝文武官员被“护送出城”后,不断到同治十一年正月(1972年2月)起义兵降服佩服为止的八年多时间里,清当局未能给河州委派仕宦,全数由起义兵所节制。据《临夏回族自治州志·政权志》“清历任河州知州、同知简表”中记录:同治二年知州为毓祥,同治三年的知州为哈国春。在备注中说:“此二人一携印逃,一降回民军,此后七年河州无官守。”[9]同时,循化厅也得到节制。据《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志》“历任循化厅同知”表中记录:同治二年为陈秉彝,同治十二年为汪生元,两头无人[10]。

  清当局对河州得到节制后,河州的政权由起义兵控制。总的由马占鳌担任,并管辖大西乡(今临夏县和积石山县一带),其次,河州城附近由马永瑞和马永琳管辖、东乡由马悟真(马尕大)管辖、太子寺由马万有(六阿訇)管辖、南乡(今和政县一带)由闵殿臣管辖、临洮、康乐一带由马云、马福堂管辖。但具体怎样办理,无材料可查。在这种环境下,河州的很多汉族士绅和苍生效命于马占鳌。此事慕寿琪说:“马占鳌满意时,守土诸臣皆望风逃溃,峨冠世儒效力,驰驱于批示之下,而汉人之随教者更无论矣。”[11]2楼点赞楼主:独孤荡子110时间:2014-05-19 21:28:00三、四面出击

  同治三年蒲月,清当局调长江海军提督杨岳 甘肃军务。同治四年六月,“总督杨岳斌率楚军莅省,撤宣威军,调督标兵登陴防守。”[12]

  河州起义兵攻占河州后,概况上接管清当局的“抚局”,而在现实步履上仍然四面出击,一方面冲击清军,一方面声援陇东穆生华、李得仓和金积堡马化龙。河州东面巩昌府(陇西)和安靖(定西)是攻打的次要方针。在同治三年三月,河州起义兵就攻打过巩昌。八月,复由巩昌南路攻打府城。清军游击周胜率清军和民团二千余人赴援,被回民军全数覆灭,无终身还。

  同治四年二月(1865年3月),河州回民军猛攻安靖县(定西)城,清军提督李助发统领十二营清军日夜防守。三月初四日(3月30日),回民军架云梯登城而入,知县多龄被杀死,李助发出逃。同治五年八月二十日(1865年9月28日),河狄回民军二千余人攻入巩昌城内,知府王锡龄服朝服坐大堂上他杀,陇西知县孟钟瀛自尽。但数天后,巩昌府城又被清军总兵傅先宗夺去。

  同治四年六月(1865年7月),河州回民军攻打洮州(临潭县)着逊堡、水磨川,杀土司杨绣春、贡生杨登明等四百余人。崔永禄、何建威率领“黑头勇”前来支援,回民军退走。七月间,河狄回民军又攻打宁远县和洛门、伏羌、秦州关子镇。接着洮州回民马芳、丁万选率众劫持文武官员及关防、印信,节制了洮州新、旧两城,还打败了土司杨元的藏兵。十一月间,河狄回民军攻打皋兰县贡马井、新营、甘草店等堡寨,打死清军守备向连城、余华龙等二百余人。

  同治五年二月,河州回民军与陕西回民军马士彦结合攻打省城兰州,曾打破城西陈官营、瞿家营、钟家河等堡寨,还登上皋兰山,焚烧了三台阁。又打破城工具柳沟、柳家湾等堡寨。

  同治五年,因比年灾荒,甘肃各地发生“人相食”的惨境。据记录:同治五年“天祝大旱。景泰春荐饥,斗粟值银四十两,人相食。甚有易子而食者,死者无算。春靖远荐饥,人相食。春正月,皋兰县不雨,至四月,兰州斗粟三十七、八两,饥馑相望,人相食,死者无数。临夏大旱,斗米万钱,人相食,饿殍载道。”[13]这一年,“省城粮价益贵,斗至三、四十金,无粜者,道殣相望。饥民割死人肉食之,继乃杀人而食。携南女赴河者,官至不克不及禁。城中保存者不克不及什一、二。”[14]这时候,甘肃省也采纳办法进行赈济。“布政使林之望发残面、余钱以赈兰州饥民。”[15]

  同治五年四月,省城兰州发生标兵激变事务。因杨岳斌带来的楚军饷厚而差轻,甘肃标兵饷薄而差重,并且吃不饱肚子,因此激起哗变。据记录:“甘肃省标各营兵丁,因常日楚勇饷厚差轻,积怀不服,又以饥饿索饷,为副将罗宏裕呵叱,激成变端。”[16] 工作发生后,杨岳斌“轻听所部楚勇愤激之言,不察启衅情由,概行诛戮,”[17]将甘肃标兵全数杀戮,并“大索三日,貌似标兵与穿单眼鞋者皆杀之,除祸首席光斗、汪启、王占鳌三人外,又滥杀数千人,而奏报则仅诛一百二十人,其无罪者改编为开字二营,令提督梅开泰领之”[18]。慕寿祺说:“标兵之变以无粮故,河匪之来以内乱故,当是时省城颗粒俱无,人相食,母食子,妻食夫,饿殍气未绝,环坐割啖之。幸五营勇丁囊橐军携不足粮与居民买卖,人民始延残喘。布政使林之望遣员赴巩昌籴粮,亦属望梅止渴。岳斌甫至省,不思设法布施穷民,而搜杀标兵。曹克忠因看法不合,遂赴监。”[19] 因而事,内部发生矛盾,是年九月,甘州提督曹克忠“以战功迁甘肃提督,与总督杨岳斌看法不合,请归田里。岳斌漫应之,遂命傅先宗统领亲兵、河镇等营,王告捷统领强勇、提选等营,……曹克忠随带数骑迳往秦州,将甘州提督印篆交知州缪保钧保留,一面申报制府,称病回去。”[20]

  同治五年八月二十一日(1866年9月29日)狄河回民军攻下巩昌城。守城团勇派人前去通渭傅先宗虎帐求援。八月二十四日,傅先宗率援兵达到巩昌,乘夜向回民军进行反扑,又夺回了巩昌城。

  同治五年十一月,“洮州都司丁永安结通河州回及城内回民,据城作乱。副将周潮旺率兵援战晦气,退走岷州。丁永安复遣人诱杀旧洮城都司雷兴隆。胁副将刘升嶽,皆不平,被杀。尽杀城内汉民数十家。洮州新旧两城、承平寨、千家寨、汪家嘴、利麻川皆为回所踞。于是陕回马生彦、杨文智等乞抚,朝命许之。”[21]

  同治六年(1867年)“夏四月,河州贼犯秦州落日川,饶告捷尾击之,败死。”[22]“蒲月,贼破洮州磨沟堡。先是狄河黑勇弁目何建威破洮州占旗堡,杀绅民几尽,民恨之。时有招回逐勇之谣,回乘机据磨沟堡。提督范铭收溃勇败走之,遂窜河州。”[23]

  同治六年,陕甘总督杨岳斌因无法对于回民起义,忧愁成疾,向朝廷申请告退。据记录:“六月,总督杨岳斌以病乞归。自岳斌同治四年到任后,东路平庆等处陕回肆扰;北路宁灵一带克复无期;西路河狄为大股回匪所据;甘肃八方受敌;雷振绾既不克不及束缚所部;穆图善亦不克不及派兵救援;省城重地标兵哗变;底子几至摆荡,加以哈密失陷,巴里坤求助紧急,关表里景象同时鼎沸,岳斌一筹莫展,惟有早卸仔肩,地方另简贤员督办西北军务。”[24](未完待续)

  [1]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卷二十,第29页。

  [2]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6页。

  [3]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7页。

  [4]丁焕章主编;《甘肃近现代史》第67页。

  [5]徽县知县——编者。

  [6]《甘肃通志稿》纪事六,(油印版)。

  [7]吴万善:《清代西北回民起义研究》,兰州大学出书社,1991年6月第1版,第101页。

  [8]白寿彝:《回族人物志》下册,第1420——1421页。

  [9]《临夏回族自治州志》下册,第860页。

  [10]《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志》第515页。

  [11]慕寿琪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8页。

  [12]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12页。

  [13]温克刚主编:《中国景象形象灾祸大典?甘肃卷》,景象形象出书社,2005年4月第1版,第73页。

  [14]白寿彝:《回民起义》第三册,第126页。

  [15]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2页。

  [16] 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4页。

  [17] 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8页。

  [18] 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8页。

  [19] 慕寿祺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28页。

  [20] 慕寿琪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33——34页。

  [21]杨毓秀:《平回志》载白寿彝主编:《回民起义》第三册,第128页。

  [22]慕寿琪:《甘宁青史略正编》第二十一卷,第38页。3楼点赞楼主:独孤荡子110时间:2014-05-20 13:04:00顶起!有人喜好看么?4楼点赞

  顶起!有人喜好看么?

  喜好看啊。荡子对马仲英的工作晓得的多吗。写写他的工作吧。

  能够啊!小马哥的故事极富有传奇性,回头贴一些他的文章。13楼点赞楼主:独孤荡子110时间:2014-07-06 15:32:00顶!

  左宗棠的战前预备

  同治九年十一月十六日(1871年1月6日),马化龙降服佩服,金积堡沦陷,宁夏起义失败。这时候,左宗棠驻在平凉,持续接到朝廷的谕旨,敦促他进兵河州。说:“河州另有回众十余万人,并驻扎陕回二万余,回目马占鳌又八、九月间欲与官兵兵戈之说,亟应先事防止,左宗棠等务当悉心安插,毋为该逆所乘。” 还责备左宗棠说:“皋兰、碾伯处所及省东辖境时有零匪窜犯,虽经兵团剿办获胜,惟省垣底子重地,迫近河狄,该处贼股浩繁,深虞窜突。此刻河水冻结,尤应加意严防。著穆图善督饬兵团随时侦探防剿,毋稍疏虞,左宗棠亦当妥筹兼顾。金积堡贼势已蹙,何故日久未见成功,糜饷劳师?该大臣难辞其咎。若再不振刷精力,迅图攻拔,致以一隅之地牵制军力,花费饷需,大局何堪设想?”[1]

  左宗棠就在进攻金积堡的同时,调派周开锡为甘肃南路诸军总统,又派吴世迈、汤聘珍、李耀南等各军由陕西汧阳、陇州进秦州[2],共同甘肃傅先宗等部作战。接踵攻占了秦州、伏羌、渭源、巩昌和狄道等地。可是,到同治十年蒲月十五日(1871年7月2日),周开锡病死,南线得到了总批示,影响了左宗棠进兵河州的打算。

  六月,左宗棠召开军事会议,特地会商进军河州的事。会上“ 讲话:甘肃之乱胎于河州,欲清乱源非剿灭不成,但回族大有人在,吾闻有马占鳌者足才多智,闵殿奎(臣)不克不及望其肩背,诸君有何空城计除此妨碍,尔后出师。或曰:河州为久叛之区,而倡乱近十年,逆回无未号峦乡土,一步不出雷池者由权分而势沮耳,岂另有所忌惮哉,其众素无规律,出则各私所掠,苦乐不均,居则各立教门,互相猜忌,头子繁多,向背不合,虽有善者,安能统率而齐一之;况河州东乡数百里,地瘠田少,自承日常平凡其人已无财产,专以离乡窃盗为生,今又焚杀累年,恶胆益张,讵肯附首下心翕然听从马占鳌一人之号令乎?伏羌举人王权亦上书曰:贼之初据河州,汉民多隐忍从贼,名曰‘随教’,贼遇之尤虐,此辈日夜期盼大军第,草尺书招之,必抢先内应,以疏懈无备之贼,表里受攻,焉能久支?而洮州四十八旗番族与贼结仇素深,王师将进先檄土批示杨元,使率其众捣贼西境,此又腹背夹击,万全之算也。于是进兵之议定。”[3]会后,通渭进士、时任四川按察使的牛树梅向左宗棠建议“请用黑头勇攻河州。” 但“总督左宗棠不纳。”[4]

  左宗棠在野廷的敦促下,起头做进兵河州的预备工作。一是积极筹备粮草,构筑兰州大道,制造渡河船只。这是由于,进兵河州路途遥远,因多年和平和灾荒,半途无处补给,须备足三个月的粮草,派营务处陈湜驻扎静宁,督运粮草;二是先派周开锡为南路总统,攻占南线各州县,以堵截退路,也构成从南面围剿之势;三是集结戎行,将攻打金积堡的七十二营,除留董字三营外,其余连续向河州开赴,又调南线傅先宗等部,一同向河州进军;四是上书朝廷,请求宽限时日,以筹措粮草、集结戎行、制定作战打算;五是制定进攻河州的作战打算,他在《札傅提督先宗等妥筹进规河州事宜》[5]一文中,共制定了十二条打算,次要是分三路进军河州。

  清军三路进军河州

  同治十年蒲月(1871年6月),左宗棠颠末充实预备当前,号令各路清军分三路向河州进发。总的摆设是:号令记名提督凉州镇总兵傅先宗为火线总批示,率所部鄂军马步四十营(多隆阿旧部),由狄道进兵,一半渡河西进,一半留驻洮河东岸,为中路;命记名提督杨世俊率所部楚军马步及提督张二月、宗岳马步二十营,取到南关坪,进峡城为左路;命记名提督刘明灯率楚军十营,由马盘监进红土窑,再由红土窑经安靖进康家崖;命记名提督徐文秀率所部十营由静宁州,经会宁到康家崖,与刘明灯会师,渡洮河,为右路。并号令洮州土司杨元率“番兵”四千余名,归杨世俊批示,扼守拉卜塄、槐树关、沙马关、石关、新城堡等地。三路清军商定在洮河东岸的康家崖一带集中会师,然后渡洮西进,攻取河州门户——太子寺[6]。别的号令黄鼎分蜀军八营,交记名提督徐占彪率领,再配以副将桂锡桢率骑兵三营,共计二十营戎行,由中卫南下靖远、会宁、安靖、兰州一带,以护卫兰州。如许,左宗棠集结了八十多营,总军力达三万五千人以上的正轨戎行来河州回民起义,别的再加上徐占彪的二十营,在甘肃的军力达到一百多营近五万人。

  左宗棠为了便于就近批示,于七月十二日(1871年8月27日)由平凉西进,进驻静宁。这时候,沙俄占领了新疆伊犁地域,阿古柏占领了乌鲁木齐和吐鲁番,新疆形势趋于严重。清当局录用荣全为伊犁将军,号令成禄率所部出关,进入新疆,并号令左宗棠分兵进肃州。左宗棠即命徐占彪率马步十二营,经凉州、甘州赶往肃州。

  七月二十九日(9月13日),左宗棠由静宁取道会宁西进,八月初二日(9月16日)达到安靖[7],在这里批示各路清军。在安靖左宗棠与后路军统领徐文秀、左路统领刘明灯商议进军河州的打算。他们商定,起首攻击河州回民军出击的要津——康家崖,然后在渡河进攻河州的门户——三甲集。

  八月初,徐文秀一军由安靖西进,出金县[8]称沟驿,达到站滩,再从站滩西进到康家崖。刘明灯一军由安靖东南马家河、韩家坪、内官营,达到站滩,与徐文秀合队西进康家崖。八月十一日,各路清军先后达到康家崖、孙梁家一带。如许,以攻守河州为目标的太子寺战役便拉开了帷幕。19楼点赞作者:流失时间:2014-12-03 17:10:00匪贼余占獒20楼点赞作者:天之海蓝6时间:2014-12-03 17:56:00

  21楼点赞楼主:独孤荡子110时间:2015-01-08 14:20:00UP!22楼点赞作者:黑牦牛时间:2015-01-09 13:04:00要编成一段一段的小故事会都雅,如许看的人不多。23楼点赞

  来自24楼点赞

  而他则用的是“我本念经人,生逢乱世,为乡梓造福”的标语,说要为清廷包管本地次序,这从起点上就超出跨越太多。

  这才有了当前几十年西北地域现实由回族主政的场合排场,从民族融合而不是仇杀的角度而言,该当对他赐与必定的。26楼点赞

  删了吧,马化龙马占鳌傻傻分不清的笨伯……

  :独孤荡子110

  时间:2015-12-09 12:51:00

  作者:大明永历皇帝

  时间:2016-02-08 04:26:00

  青马对国度的功绩一是抗日,马队团长被俘他杀,二是种树,马步芳年年种树,直到分开青海为止,一年都没停过。但他的罪孽远弘远于功绩,杀的我赤军最多。曾经都构和好了,他还不断火,特别是杀戮董振堂,他们以前都认识,怎样下的了手啊。旧社会的军阀混战有个潜法则,就是不杀敌手。没有私家恩仇吗,所以马步芳这招过分份了,马元海解放后还想跑,最初仍是枪毙了。

  作者:大明永历皇帝

  时间:2016-04-12 08:13:00

  时值全国大乱,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,马仲英起事也算事出有因。然而,无论国民军征粮有多重、索款有多急,都不克不及成为马仲英搏斗无辜汉族人民的来由。马仲英所至,搏斗汉人,极为残酷。“陷湟源杀汉人三千余人,城破,苍生慌忙间跪成排行,叩头乞命,均被不为所动的马步元部队当场杀,于横死。数具尸体身后还在旁连结着跪求的姿势,这种惨状是难以描述的。,陷永昌 杀汉人二千三百余人,城内汉人绝。陷民勤 杀汉人四千六百余人,城内汉人绝。,马廷勷陷凉州,冀鲁豫客籍汉人,几无幸免。”1934年2月6日在喀什3天内杀3500余人,城内汉人绝。 夏历三月上旬攻下宁夏省城,军政机关人员,多未逃出,相率荫蔽在商铺或苍生家,马仲英日事搜查,一经拘系,悉予用刀残杀,马仲英师长韩进禄掳去汉民,剥衣背捆树上,剖开胁部,摘下人胆,插入银粒,顷刻化为液体,用来医治青盲. 九三○年夏历闰六月初十,马廷贤军攻占礼县,死难者达七千二百余人

  (政协文史研究会 文史材料选辑第七十五辑)。无辜苍生的鲜血染红了马仲英的马刀。浓郁的血腥味在今天似乎曾经冷淡,红柯先生的煌煌高文《西去的骑手》成了今日的畅销书,然而,书中 ‘我们起兵造反打国民军,汉人你一个逗不成,杀官劫兵抢富汉。[逗:动,招惹。]与你贫民莫相关,我们要当豪杰汉,贫民贵贱不要犯,阿一个杀下汉民的老苍生,一小我哈十小我抵命。’完满是彻头彻尾的假话!在这场事变中,大量的汉、回无辜苍生死于横死,亡魂的怨气充塞于六合之间。用假话堆砌成的神话,文辞再漂亮,腔调再动听,也终归有烟消云集的一天。陈年的伤口需要细心呵护、保养才能平复,它经不起频频的翻动,更况且再涂上毒药呢?39楼点赞作者:西北河生人时间:2016-10-26 01:29:00嗯啊42楼点赞作者:银龙收集时间:2017-03-14 09:04:00@大明永历皇帝 2016-04-12 08:13:00

  时值全国大乱,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,马仲英起事也算事出有因。然而,无论国民军征粮有多重、索款有多急,都不克不及成为马仲英搏斗无辜汉族人民的来由。马仲英所至,搏斗汉人,极为残酷。“陷湟源杀汉人三千余人,城破,苍生慌忙间跪成排行,叩头乞命,均被不为所动的马步元部队当场杀,于横死。数具尸体身后还在旁连结着跪求的姿势,这种惨状是难以描述的。,陷永昌 杀汉人二千三百余人,城内汉人绝。陷民勤 杀汉人四千六百余人......

  同化为汉人才是底子43楼点赞作者:大明永历皇帝时间:2017-04-08 21:31:00地盘革命和平期间,1928年11月与其三兄马廷勷退往青海藏区,结合马仲英杀戮很多无辜藏民。不久随马廷勷投蒋介石,任讨逆军第十五路军第1路纵队司令。1930年操纵华夏大战之机,率部回西北,攻下天水县城。1月22日至26日率部留驻武山县,渭河南北两川民房全数被抢占,群众避逃深山。所部日间搜山,夜间放火,烧杀淫掠。26日因国民军追剿西逃陇西,掠走妇女多人。1930年5月又攻下了天水。天水被占后,陇南十三县不战而降。5月6日纠合韩进禄、王占林、马入仓等1万余人由静宁南下攻占天水县城,烧杀淫掠,两小时惨杀无辜苍生3000多人。礼县县长马绍棠被委任为第二旅旅长。不久,马廷贤通知马绍去秦安任职。马绍棠疑虑重重,认为是“调虎离山”,便筹集粮食,扩充民团,整修城防,预备武力抗拒,并四周求援。作好预备后,马绍棠即将新派来的县长安澜拘押入狱。马廷贤闻讯大怒,派韩进录、王占林率兵六千直奔礼县。夏历六月十七日起头围城,并猛攻四面城门。马绍棠则据城固守,两边坚持二十余日,马绍棠粮尽弹绝,外援无望,派人构和。韩进录、王占林一面构和,一面请煤矿技工,预备炸城。闰六月十日,马廷贤戎行挖地道至东北城墙下,遂用火药炸倒城墙,人马簇拥而入。马绍棠督军死战,终不克不及敌,遂四散逃走。韩、王军如狼似虎,不分长幼,逢人便杀。搏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,城内八千余人,灭亡七千二百多,死尸遍地,血流漂杵。马绍棠被俘,押解到天水后被杀。仅礼县保安队丁队长以下20余人缒城而出,城内排沟渠内血流成溪。布衣仅本县东乡宽川廖绅士(时为天水参议局参议)家店肆内躲藏的百余人未受其戕害。5月12日自称“甘肃国民军”总司令,编所部为第3军,分驻陇南15县。收编各地匪贼,改换各县县长。6月27日天水县牡丹园、杨家寺公众组织“扇子会”,抵挡第3军的暴行。遂命令派军,并将所杀者的首级展现在电灯局门口。是年命令销毁辖境一切纸币,买卖纳税全数用银元。

  1931年3月其部接管改编,被南京当局录用为陆军少将陇南绥靖批示。2月8日至16日和手下韩进禄内讧,韩占领天水大城,调集各县戎行围攻,苦战破城,大举抢掠。5月2日陇南各县群众代表通电控告陇南绥靖军搏斗公众、苛纳税捐等罪行。地方派赴甘肃视察员严尔艾查报,严收受马廷贤重贿20万元,即倒置现实,为马廷贤掩饰。后公众又控诉于国民当局监察院,成果不了了之。10月中旬冬眠四川的军阀吴佩乎率领随员200余人经武都抵达天水县城。便在九问楼为吴佩孚设“孚威大将军行辕”,一时十绅权要争相高攀。后吴佩孚风闻陕军有摈除意向,即离天水经甘谷前去兰州。1932年1月11日川军邓锡侯部师长黄隐率三路支队并结合各反马(廷贤)力量会攻天水。与川军作战失败逃往宁夏,率残部投马鸿宾麾下。马鸿宾认为所部多为惯匪,怕这些人难以把握,便收缴一批马匹后,大部门士兵被斥逐。因得不到重用,后逃往天津,从此鸣金收兵。

  抗日和平至解放和平期间,被日军委为“西北长官”,后一度去包头,又扮装回天津,更名换姓藏匿于民间。1941年回甘肃河州。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被人民当局拘系,后获释出狱。1958年再次被捕。1962年在家乡被临夏县人民当局处决,常年66岁。[1]46楼点赞作者:扯淡的说时间:2018-03-17 19:35:25晓得不晓得张俊的生平?49楼点赞楼主:独孤荡子110时间:2018-04-12 13:35:48155楼点赞作者:鲁迅的马甲时间:2018-09-05 04:46:40但愿能再来来自57楼点赞相关保举换一换本版热帖颁发答复

  请恪守海角社区公约言论法则,不得违反国度法令律例答复(Ctrl+Enter)
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盈盈彩线路-盈盈彩网址 版权所有